南安唐墓探奇:野岭缘何葬“雏凤”?


发布时间:2021-04-01 08:04 作者:渊荣

鹭客社:守望共同的尘世故乡

如果您满意于下面的图文,请让更多的人关注“鹭客社”。

南安唐墓探奇:野岭缘何葬“雏凤”?

清明那天,去南安采风,上午去了丰州镇的桃源村(即丰州古城所在地),下午本想上九日山看看,结果因疫情影响,九日山没有开放,同行的文友无意间提及不远处的葵山有座古墓,葬着一位唐末的诗人。

古墓位于同为丰州镇的环山村杏田村。于是,车一路向北径直向环山村前行,渐渐进入山地,找到山路入口,停车改步行,不断摸索,屡遭迷途,最终找到了古墓之地。

古墓不算大,大约几百平。墓前的石将军、石虎、石羊等,样式古老,确实有可能是千年之物。其中,驻剑石将军两对,体型短胖,憨态可掬,其中一位竟斜着脑袋,作嗔状。此外,石虎一对,石羊两对。石虎之形象极其酷似小朋友爱看的机器猫。最让人称奇的是墓前的砚形石案,似乎在暗示着这座墓主的文人身份。

南安唐墓探奇:野岭缘何葬“雏凤”?

走近一看,墓碑上的文字很简约,直书“唐学士韩偓墓”!

韩偓!

南安的荒山野岭之上,竟然会有晚唐著名诗人、一代名宦韩偓的安息墓园?更令人震惊的是,这珍贵的墓园居然这样的破落?

南安唐墓探奇:野岭缘何葬“雏凤”?

这位韩偓可不简单,他是李商隐的姨侄,反过来,韩偓得称李商隐为姨丈。韩偓十岁时曾写了一首诗给李商隐看,李商隐赞不绝口,回了一首诗,诗名叫《韩冬郎即席为诗相送一座尽惊因成二绝寄酬兼呈畏之员外》。这韩冬郎就是韩偓。诗中有句非常有名的“雏凤清于老凤声”,这“雏凤”指的就是韩偓。现在,“雏凤”两字已经成为固定的词语,用来称誉有才华的子弟。

李商隐没有看错,韩偓长大后,果然成为“凤凰”一般的人中俊杰。

据称,1933年,弘一法师路过泉州西门外一带时,发现路旁有一块“唐学士韩偓墓道”碑,大为惊奇,曾约朋友多次寻访韩偓墓,终究未果,只好与墓道碑合影一张,以示敬意。

后来,在当地乡贤的努力下,韩偓墓终于被找到。为了重修古墓,泉州进士吴增向南安籍的鼓浪屿富豪黄仲训寻求帮助。黄仲训听说后,慨然解囊,捐资八百金。我现在看到的古墓,正是黄仲训修缮后的样子。黄仲训在厦门,似乎并没有特别好的名望,但在故乡,他露出了担当的一面。

我不知道韩偓为何会在那唐末的乱世避居于兹且又葬于兹!

但我可以理解当年弘一法师急于寻访韩偓墓的心情,在这人迹鲜至的葵山深处,竟静静安息着一位能写出地道唐诗的唐代诗人。

他的诗作流传到现在的至少有几百首!

在韩偓的墓前,我站立良久,一直到暮色渐起,才匆匆离去。

也许,此次无意间的邂逅,也是一次冥冥之中的相遇。

时距千年、人天相隔又有什么关系,那弥漫着墨香的诗集里,一个鲜活的灵魂从来不曾寂灭。

弘一法师与“唐学士韩偓墓道”碑合影

往期导读:

漳州纪行:《石码行》(终稿)

闽南人的智慧:风雨都在茶杯里(终稿)

漳州纪行:月是塔下明(终稿)

平和记忆:侠盗海伦子(终稿)

九龙江上的疍民:船影不再,沧波有痕

再见,刘五店!

作者简介:林鸿东,1976年生,漳州平和人,鹭客社创办人,在厦门翔安工作。

LOOKERS鹭客社 守望共同的尘世故乡

丰州 南安 鹭客

上一篇: 「护航」泉州南安:群众赴港定居“受阻”变“黑户”?出入境民警

下一篇: 长汀馆前一父子昨晚去廖坊村河域钓鱼不幸落水遇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