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做一件事,九旬高龄仍坐轮椅乘机返回家乡南安


发布时间:2021-03-27 09:39 作者:建辉

乡教承延负我肩,书坊到处觅诗篇。平生浅学虽无几,将尽所知荐少年。

30年做一件事,九旬高龄仍坐轮椅乘机返回家乡南安

——王国明

每年盛夏时节,有一位老人,总是早早收拾好简单的行李,除了几件穿了10多年的衣服,行李中最“贵重”的就是一摞摞的诗词教材。在子女的帮助下,老人不辞辛劳、坐着轮椅远渡重洋,从印尼来到中国南安,回到他最割舍不下的家乡——溪美街道贵峰村。

30年做一件事,九旬高龄仍坐轮椅乘机返回家乡南安

这位老人就是印尼华侨、贵峰村读诗班创始人王国明。“我是一名华侨,我最大的能力可能就是用文化来报答我的家乡。”

30年做一件事,九旬高龄仍坐轮椅乘机返回家乡南安

30多年来,贵峰村从平凡的村庄发展为闻名遐迩的“中华第一诗村”,不仅村民长年受诗词熏陶,还吸引各地学员慕名而来。而“贵峰诗村”之名,要归功于王国明开办的读诗班。他虽长居印尼,但自1985年起,每年暑假必定漂洋过海返乡开班授课,吸引4000多名学生和村民前来学习。去年,已92岁高龄的他,仍拄拐亲临一年一度的读诗班课堂。

回乡兴办读诗班

造就“中华第一诗村”美誉

在溪美街道贵峰村,矗立着“中华第一诗村”和“中国楹联文化村”两个国家级的文化品牌。沉甸甸的石碑后面,凝聚着王国明的家国情怀……

1927年出生的王国明,从小对古典诗词情有独钟,特别是学生时代用乡土语言吟唱古典诗词,让他记忆犹新。1948年,因生活所迫,当时在培元中学读高一年级的王国明不得不停学,在当了一段时间私塾老师后,远渡印尼雅加达谋生。摆摊设点,同时进修当地语言,半年后,颇具语言天赋的王国明过了语言关,事业蒸蒸日上。

1984年,中印恢复邦交,事业有成、双鬓染霜的王国明回到阔别多年的故土过年。在与村民交谈时,他几次引用诗词,发现多数年轻人竟不知如何回应。曾出“3进士、6举人、120多秀才”的贵峰王氏已不复当年诗礼传家的风光,这让爱好诗词和闽南文化的王国明深感失落。

在家乡,王国明常回忆起学生时代,大家会用闽南语吟唱古典诗词,十分有韵味。“古典诗词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瑰宝,能不能开办一个读诗班,既能弘扬传统文化,又能在吟唱中传承纯正的闽南方言。”萌生这一想法后,王国明立即决定每年暑假在贵峰小学开班授课。为办好读诗班,他四处奔波,广泛搜集唐诗宋词,查阅大量古典诗词声律资料,多方求教,并自编教材、自创吟法。

1986年,第一期读诗班正式开办,吸引了70多人前来上课,里面既有稚嫩的孩童,也有白发苍苍的老人。三伏天,学员们热得汗流浃背,学习诗词却是精神抖擞。10天的课程结束,学员们需参加笔试与吟唱考试,王国明按名次分别颁发奖状和奖金,此后年年如此。

到第二期时,邻村学生也闻讯而来。王国明不仅身体力行,亲自执教,还注重师资力量的培养和后勤保障。除了邀请著名学者、专家来授课,他还培养了30多名优秀的执教者。

年事已高,为何孜孜不倦承办读诗班?“每次看到教室坐得满满的,大家积极参加读诗班的时候,我感觉到一股很强大的力量,同学们、家乡人的鼓励,让我们努力教下去,就教到今天。”王国明说。

30多年来,王国明足迹遍及东南亚各国书店,购买图书、编撰教材、创作诗词、吟诵曲调。“乡教承延负我肩,书坊到处觅诗篇。平生浅学虽无几,将尽所知荐少年。”这首王国明创作的《购书有感》道尽了他传承传统诗词文化的殷殷之心。

如今,读诗班声名远扬,每年都吸引数百名学子前来求学。截至去年,读诗班已举办33期,教授近3000首诗词,学员达4000多人,吟诵诗词成为贵峰村一道独特的风景。1995年8月,中华诗词协会经过前后历时3年的考察,为贵峰村树碑,授予其“中华第一诗村”美誉。2013年,贵峰诗社还与台北市诗词学会“结盟”,2014年至今已联合举办3届海峡两岸诗词联吟大会,两岸诗友轮番上台用闽南语吟唱诗词。2014年,贵峰村再获“中国楹联文化村”荣誉。一个小小的村庄拥有2块国家级文化品牌,全国少有。

腹有诗书气自华。贵峰读诗班30多年的坚持,给贵峰村带来了巨大的变化。村民学习诗词后,提高了文化素养,更加自信和文明。目前,贵峰村有1000多人在外经商,交往时不经意间体现出来的诗词素养,让生意伙伴为这份内涵点赞。而村民闹纠纷时,诗词也成为调解矛盾的利器。

倾尽积蓄做公益

却舍不得换掉穿10多年的衣服

王赎回是王国明培养的读诗班优秀执教者之一,如今主要负责读诗班的日常教学工作。

“很多人在读诗班写出了人生第一首诗词。”王赎回告诉记者,读诗班还为学员准备了碗糕和馒头作为点心,远途的如宁德、福州、连江、晋江、安溪、泉州等地组团参加学习的,还免费提供住宿和伙食。王国明先生每年拿出几万元奖励成绩优秀者,同时把学生作品整理成册,提升了大家的学习积极性。“因此,30多年来,读诗班经久不衰,越办越红火。”

这几年,90多岁的王国明虽年事已高、腿脚不便,但依然坐在轮椅上,让保姆从印尼首都推上飞机,顶着万米高空的气压飞越重洋,准时回乡举办读诗班。“面对此情此景,村民和学生们感动得热泪盈眶,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把国粹和美德传承下去?”王赎回说。

事实上,王国明并非大富豪。在老家,他冒着酷暑流着大汗备课,舍不得安装空调,衣服穿了10多年也不买新的;一日三餐,粗茶淡饭,连掉在饭桌上的菜也要夹起来吃,就连餐巾纸都撕成两张使用。他对待自己如此“小气”,但对于公益慈善和文化教育,却倾尽所有无怨无悔,只因他认为“人生百载如流水,富贵贫穷一阵风”。

“做人要懂得回馈,不要一直要赚进没有拿出。我认为,做事情,应该能做到什么样就做到什么样。”王国明说。

王赎回还记得,20多年前,王国明回乡期间,得知贵峰小学缺少腰鼓等设备,他约上王国明一起,搭班车到泉州购买。当时70多岁的王国明健步如飞,一家一家认真挑选,最终购买了2000多元的设备。午饭时,却是简单的一饭、一汤、一青菜,花费不到5元。“为了丰富学生的文娱生活,他非常舍得花钱。而在日常生活中,他却非常朴素。”

除了办读诗班,王国明还热心家乡教育事业,主动带头并发动侨亲捐资助学。溪美贵峰村、仑苍镇、金淘镇,乃至偏远山区建宁县,都留下他捐资助学的痕迹。不仅如此,王国明每年回乡都会购买许多药材送亲赠友。前几年,邻居因基建需要,他主动拆掉老屋的围墙,方便邻居。这些善举,赢得了村民们的口碑。

王国明的奉献精神引起大家的效仿,海内外贵峰人纷纷以各种形式捐助家乡建设。走进贵峰小学,每间教室都刻着不同捐献人的名字,琅琅读书声萦绕校园。村里的孤寡老幼、弱势群体,也得到了热心村民发起成立的贵峰阳光爱心基金会的关爱。

如今,乡风文明之花在贵峰村尽情绽放。

王国明生于1927年,祖籍南安市溪美贵峰村,青少年时代就读于南安一中及泉州培元中学,后回乡执教,1948年赴印尼谋生。从故乡到异域,王国明秉承族规家训,践行仁义礼智信,为人温良恭俭让。他爱国爱乡,为弘扬中华传统文化,毅然放下手头生意,回国举办读诗班,为家乡培养了一大批诗联文化人才。他衣着朴素,生活简朴,却为家乡的文化教育和公益事业倾尽毕生积蓄而无怨无悔。

老人 家乡 行李

上一篇: 南安东田王支援家庭上榜省级文明家庭候选名单

下一篇: 情系深山里,义诊送光明——龙岩爱尔眼科医护团队开展义诊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