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处不胜寒,宁德时代这个“老大”不好当


发布时间:2021-05-03 11:06 作者:寒柏

(观察者网 文/杨帆 编辑/徐喆)作为汽车产业电气化转型关键的一年,2020年在新冠疫情的席卷下,催化了新能源汽车产业的整体洗牌进度。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公布的数据,今年上半年中国新能源汽车共计生产35.2万辆,同比下降42.2%;其中动力电池装机量约17.5GWh,同比下降41.7%。

不过,随着疫情在国内得到有效控制,全面复工复产以及新的补贴政策的到来,也为新能源汽车及动力电池板块业务带来了新的风口。今年2月,全球最大的电池供应商宁德时代与特斯拉达成协议,将在未来两年为国产Model 3供应电池。7月13日,宁德时代被曝已正式向特斯拉中国供货,致使其股价直线涨停,总市值一度逼近5000亿元,站上了历史的新高点。

宁德时代近一年来的股价变化

论市场地位,宁德时代是当人不让的业界头牌。今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的宁德时代电池装机量仍达到8.64GWh,占据了近一半的市场份额。在过去的2019年,宁德时代实现营收457.8亿元,同比增长54.6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5.6亿元,同比增长34.64%。

高处不胜寒,宁德时代这个“老大”不好当

但正所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在疫情中大洗牌的汽车工业和动力电池产业中,宁德时代在电池市场的这个“老大”并不好当。

高处不胜寒,宁德时代这个“老大”不好当

宁德时代

电池安全引发两强论战

高处不胜寒,宁德时代这个“老大”不好当

在宁德时代身后,一个本土劲敌正不断“煽风点火”,欲通过风口期实现“弯道超车”。

作为中国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制造商,比亚迪也是过去动力电池产业的霸主。然而,随着宁德时代不断扩大“朋友圈”,过惯自给自足生活的比亚迪不得不屈居人后。2019年,比亚迪电池的装机量只有10.78GWh,仅是宁德时代的三分之一。

不过,基于自身丰富的技术储备,比亚迪并非无牌可打。随着宁德时代等电池制造商不断追求电池的高能量密度,以及近年来发生的多起电动车自燃起火事件,外界对电池安全性能的担忧进一步加深。而“安全”,恰恰是比亚迪用以大做文章的重点。

今年3月,比亚迪正式宣布推出磷酸铁锂刀片电池。通过压缩体积获得更高能量密度的同时,保证了电池本身的安全性。为了扩大影响力,比亚迪还专门拿自家的三元锂电池与刀片电池进行针刺测试,并邀请媒体前往生产刀片电池的重庆弗迪工厂现场参观。实验结果显示,三元锂电池被刺穿后迅速起火爆燃,而刀片电池却无明火无烟,表面温度也没有迅速升高。

比亚迪刀片电池的针刺测试

对于刀片电池,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不仅寄予厚望,更扬言要“将自燃从新能源汽车的字典中彻底抹去”。

比亚迪咄咄逼人的态度,引发中国动力电池两强的一场大论战。在刀片电池发布一个月后,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在业绩说明会上回应称,电池的安全和电池的滥用测试(包括针刺测试)是两回事,但“有些人把滥用测试的通过等同于电池的安全”。

宁德时代方面还强调,公司更加关注电池产业“全场景、全周期、全方位、全系统的安全”,并称针刺试验是其2017年就掌握的技术。不过,有博主私下购买并发布了宁德时代电池的穿刺测试视频,结果显示:电池一经刺入便发生爆燃。

宁德时代电池经刺穿后熊熊燃烧 图片来源:@小鱼锂电

为回应质疑,宁德时代曾先后发布两则针刺试验视频,其中一次钢针发生了折断,然而依然无法平息网友的质疑声。

“没有安全的车是对消费者的极不负责任。”7月12日,搭载刀片电池的比亚迪旗舰轿车汉正式上市,打着“安全”这个“绝对正确”的旗号,从汽车和电池两个维度向特斯拉和宁德时代正式宣战。在汉上市后,刀片电池还将陆续被装载在后续产品,如新款比亚迪唐上。

比亚迪汉

同时,比亚迪也一改过往自产自销的做法,开始积极扩张“朋友圈”。除了戴姆勒奔驰这位“老朋友”外,今年3月,比亚迪与丰田成立新能源汽车合资公司,将共同研发生产丰田电动汽车并为其供应电池。而比亚迪的下属公司西安众迪,也已开始为长安福特的插电混动SUV提供电池。此外,比亚迪还一直有将电池业务拆分上市的打算。

对于大打“安全”牌的比亚迪,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于6月针锋相对地宣布,公司准备生产可持续运行16年、可使电动车持续行驶200万km的电池产品。不过正如刚刚面世的比亚迪刀片电池一样,这些“黑科技”的实际应用场景表现仍有待时间的考证。

海外“伙伴”心生异志

除了内忧外,宁德时代还有外患。

自2019年6月起,工信部发布公告废止 《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俗称“白名单”),使得包括宁德时代在内的中国电池供应商直接面对海外对手的冲击。松下、LG化学等日韩电池巨头的进入,令中国动力电池市场的竞争愈发激烈。受国内疫情影响,宁德时代今年第一季度装机量仅有2.8GWh,同比下降近50%。而后“白名单”时代的LG化学和松下,则分别以5.5GWh和5.2GWh的装机量反超宁德时代。

另一方面,宁德时代的传统“盟友”们也在电气化转型的压力下萌生异心。

今年5月,全球最大的汽车制造商——大众汽车集团先后入股国轩高科及江淮汽车。其中,大众将投资约11亿欧元(约合人民币87.2亿元)收购国轩高科26.47%的股份,成为其大股东。国轩高科未来将成为大众的认证供应商,向大众在中国市场的纯电动汽车供应电池产品。

大众汽车入股国轩高科,后者成为认证供应商

2019年,国轩高科的电池装机量达到3.2GWh,仅次于宁德时代和比亚迪,但与前两强差距较大。受疫情影响,2020年第一季度国轩高科的营收为7.3亿元,同比下降58.4%;归属股东净利润为3362.9万元,同比下降83.3%。不过,有了大众汽车进入,拥有江淮、国轩高科等众多关联企业的安徽合肥,正成为国内下一个新能源汽车产业基地。

紧随大众步伐的是另一家德国巨头戴姆勒奔驰。7月3日,奔驰斥资5.1亿元入股孚能科技,持股达3%。在奔驰入股后不久,孚能科技于7月8日登陆科创板,成为动力电池第一股,规划募资约34.37亿元,用于年产8GWh的动力电池项目。

孚能科技在中国电池供应商中仅能排在5-7位,2019年市场占有率不足2%。不过该公司的主要产品为三元软包动力电池,市场占有率为国内第一。

奔驰首款纯电动SUV——EQC

值得一提的是,大众、戴姆勒本身都是宁德时代的客户。不过,这些老谋深算的传统巨头都深谙“鸡蛋不能装在一个篮子里”的道理。以大众为例,其奥迪品牌纯电动车e-tron去年曾因电池供应不足在欧洲面临交付延迟。而特斯拉与松下此前因供应问题引发的种种闹剧,也为传统车企们敲响了警钟。因此,它们宁可扶持实力更加弱小的电池企业,也要将供应渠道掌握在自己手中,而这也是宁德时代等头部供应商所面临的无形压力。

龙头企业的“下半场”

在内外夹击之下,市场占有率第一的宁德时代并不能高枕无忧。而为特斯拉中国供货,只是其基于既定目标迈出的第一步而已。为巩固自身的市场地位,宁德时代仍需连续打出好牌。

在中国电池供应商被大众、奔驰等海外车企先后入股的背景下,宁德时代也加入了这一行列。7月15日,宁德时代宣布与本田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本田通过下属企业认购宁德时代1%未公开发行股份,成为宁德时代首个外资车企股东。

宁德时代与本田的合作由来已久,2019年2月,宁德时代便与本田签约,在2027年前为本田总计56GWh容量的电池,并共同研发一款纯电动车。在此次新签订的战略协议中,宁德时代将就约定种类的电池按一定商务优惠条件向本田保障供应,双方还将围绕动力电池进行共同开发,以及就未来基础技术的共同研究展开合作。

东风本田首款纯电动SUV车型XNV

除了海外巨头深化合作外,宁德时代还不忘深化与国内车企的关系。今年3月和6月,宁德时代先后与合众汽车和东风汽车签订协议,在合资合作、联合开发、共建生态圈等领域,巩固拓展合作成果。

另一方面,宁德时代还在充电业务开辟了新的市场。启信宝数据显示,今年3月,注册资本达5000万元的上海快卜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成立,经营范围包括新能源科技、电池科技、停车场(库)经营,新能源汽车充换电设施建设运营等。而宁德时代正是该公司的股东之一,持股比例为49%,出资达2450万元。

“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中国对于汽车新四化转型的意义不言而喻。无论汽车制造商还是电池供应商,都不可能脱离中国市场取得成功。而且由于欧美国家对疫情防控的不力,包括汽车产业和电池产业在内的全球经济低迷仍在持续,在这样的背景下,相关企业对于中国市场的依赖无疑会剧增。

“客户只会接受更有性价比和竞争力的产品,没有企业能轻松绑定客户。”正如曾毓群总结的那样,对于宁德时代、比亚迪这样的龙头企业而言,机遇与挑战共存的“下半场”才刚刚开始。

汽车产业 疫情 新能源

上一篇: 福建南平至龙岩铁路12月29日开通运营 车票正式开售

下一篇: 宁德市公安局洪口派出所组建“库区义警队”强化大练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