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时代股价已透支未来20年?营收低迷利润微薄,市值却近万亿


发布时间:2021-05-04 15:53 作者:宇鞅

文 | AI财经社 牛耕

宁德时代股价已透支未来20年?营收低迷利润微薄,市值却近万亿

编辑 | 赵艳秋

1月8日早上,不少投资者正等待宁德时代市值破万亿。前一天收盘时,宁德时代市值超过9800亿元。只需要再涨一点,它就能成为中国最值钱的制造业上市公司。截至2020年年底,中国共有10多家市值超万亿上市公司,除了茅台,主要是互联网公司和银行。

宁德时代股价已透支未来20年?营收低迷利润微薄,市值却近万亿

但由宁德时代控股的孙公司,湖南邦普当天发生废铝渣爆炸,最终炸碎了宁德时代冲刺万亿市值的美梦。截至1月18日,宁德时代市值为8943亿元。

2020年,乘着有特斯拉的智能电动车浪潮,电池供应商宁德时代股价一路飙升:全年翻了3.5倍。但翻看宁德时代财报,前三季度,营收和利润双双同比下滑。而放眼市场,电池需求和装机量下降,价格低迷。人们不禁要问,宁德时代凭什么这么值钱?

透支了未来20年股价?

宁德时代股价已透支未来20年?营收低迷利润微薄,市值却近万亿

基金经理李硕跟同行聊起宁德时代,表示股价“看不懂”:“这个价格,可能把未来20年该涨的都透支完了。”

在2020年,宁德时代的财报绝对算不上出色:Q1、Q2和Q3营收分别同比上涨-9.53%、-4.71%和0.8%,净利润分别同比上涨-29.14%、13.27%和4.24%。“我们估计,它全年营收可能维持2019年水平,但毛利率绝对是下降的。”

对动力电池企业来说,2020年绝对是个“灾年”。受疫情影响,据中汽研统计,2020年上半年,国内新能源车生产为35万辆,同比下滑42%;而动力电池装机总量为17.5GWh,同比下滑42%;动力电池公司的销售收入则同比下滑20.21%。

在需求和装机量都不好的情况下,动力电池价格也跟着下跌。真锂电研究院院长墨柯告诉AI财经社,由于2020年电动车价格下滑非常快,车企砍供应商的价格是最直接的。“电池厂没办法,只能牺牲自己的利润。”去年,电池中的电芯成本下降了10%,电池单价更是同比下滑20%以上。

比如,磷酸铁锂电芯在2019年年底的价格还是0.9元/瓦时,到2020年年底降到大约0.6元/瓦时。523配比(指镍在正极比例)的三元锂电池,在2019年年底大约是1.1元/瓦时,到2020年年底降到大约0.7元/瓦时。有行业人士测算,LG给特斯拉供应的电池,很可能是不挣钱的活。

“电池厂干也得死,不干也得死。在2019年,中国有动力电池厂80多家,到2020年死得还剩50家。”李硕说。

图/视觉中国

但就是在这样的惨淡行情和低迷营收情况下,2020年宁德时代股价却一路飙升:在2020年全年翻了3.5倍,股价从年初106元/股涨到年底351元/股,光12月就涨了30%。

“跟LG化学一比较,就能看出宁德时代市值的含金量了。”国内一家三元锂电池主要公司的副总裁汪行对AI财经社说。

在装机量上,韩国LG化学与宁德时代可谓不分伯仲。2020年全年,根据韩国SNE Research的数据,宁德时代以34GWh位居第一,LG化学以31GWh位居第二。但两者市盈率却天差地别:宁德时代为198,LG化学为95。在LG化学的全部营收里,大约一半来自动力电池部门,而LG化学总市值为4100亿元,宁德时代目前为8900亿元。

为什么宁德时代这么值钱?一位市场研究人员对AI财经社直言,他也说不通。而国内一家主流汽车企业研究院的负责人庞博告诉AI财经社:不能简单用韩国企业去类比。因为未来新能源车市场主要看中国。根据工信部公布的规划,到2025年,中国新能源车要达到年产500万辆,而2020年,中国新能源车销量约为130万辆。“宁德时代市值高,我觉得很正常,虽然具体值多少不好分析。”

相对近万亿元市值,宁德时代的利润也不高。根据宁德时代2020年上半年报,其利润总额为25.97亿元,其中政府补助为6.61亿元,此外,反映企业投资性资产等变动的公允价值变动损益为2.87亿元。

证券分析师白起也观察到,“宁德时代的资本游戏玩得越来越娴熟了。”它投资自己的供应商,给对方订单,然后通过股权增值获益。有些供应商甚至能被它扶持上市,如制造负极材料的普泰来。“据我观察,这已经成了宁德时代主要的获利方式之一。”

2020年9月,宁德时代宣布用190亿元投资上下游上市企业,这相当于宁德时代上半年的营收总和。

虽然这样的投资主要目的可能是把供应链串连、管控起来,比如上游的矿产、下游的电池回收业务等,但它也让宁德时代尝到了资本运作的甜头。

成也赌性,败也赌性

在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的办公室里,挂着“赌性坚强”四个大字。曾有人问起缘由,曾毓群回答说:光拼是不够的,那是体力活,“赌”才是脑力活。

“从技术层面,宁德时代是一家赌性很强的企业。董事长是研发出身,在技术路线上非常激进。”宁德时代研发工程师王力行告诉AI财经社,这家公司的成长,就得益于曾毓群敢赌的性格。

1968年,曾毓群出生在福建宁德蕉城区。大学毕业3个月就扔掉铁饭碗,到广东一家民营企业做工程师,后与他的上司共同成立了香港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ATL),即宁德时代的前身。

2008年,ATL成立动力电池部门。恰逢北京奥运会,国家补贴新能源车。2011年,ATL干脆拆分动力电池部门,成立宁德时代(CATL),第一座工厂就位于宁德蕉城。

图/视频截图

让宁德时代真正踏入动力电池圈子的,是宝马的订单。在它从ATL独立前就收到宝马订单,一同发来的还有800页厚厚的生产规范标准。达到这些标准的过程,提升了宁德时代的品质管理和工艺水平。“它也学到车企是怎么看电池的。”

但当时动力电池市场还是日韩的天下,而国内电池企业都挤在低端的磷酸铁锂市场混战,没有人敢投高端三元锂电池。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就有判断:“比亚迪只有做车载磷酸铁锂电池,在世界、在中国才有出路。”

曾毓群却不以为然,不仅生产磷酸铁锂,也押注研发三元锂。“宁德时代在研发上是绝对激进的。”王力行称,在别家认为很可能失败、不予立项的研发路线,在宁德时代很容易获批。公司组建了超过1000人的豪华研发团队,死磕技术指标。为了一个很小的想法,宁德时代愿意花几十万、上百万元。

竞争对手魏军也称,“在三元锂电池上,宁德时代有自己的811配方,并且是个系统工程,是copy不来的。”

这给宁德时代很快带来回报。由于意识到国产电动车发展不顺源于动力电池环节的缺失,2016年,政策开始补贴高续航的动力电池,主要就是三元锂电池。而宁德时代是当时唯一可扶持的目标。

在政策扶持下,宁德时代很快攻占市场,在2016年营收增长161%,归母净利润增长206%,成为宁德时代净利润最好的阶段。

2017年到2019年,宁德时代稳居国内动力电池装机量全球第一的宝座。截至目前,紧随其后的是是LG化学、松下、比亚迪、三星、韩国SKI、AESC、国轩高科和中航锂电。

这种赌性帮助宁德时代发展壮大,但也逐渐显现出另一面:让万亿市值巨轮倾覆的风险。

2020年夏天,广汽新能源的埃安(Aion S)车型发生多起自燃事故,搭载的正是宁德时代的811三元锂电池。广汽蔚来干脆承诺:“车辆如因宁德时代811电池起火,整车全赔”,并号召其他车企效防。宁德时代的811电池一时被推上风口浪尖。

白起告诉AI财经社,他认为这款产品没有经过足够的验证,就开始上车了。

2020年5月,工信部发布了新的《电动汽车用动力蓄电池安全要求》,特别要求:“电池单体发生热失控后,电池系统在5分钟内不起火不爆炸。”这被认为是针对三元锂电池提出的要求。

811三元锂电池的核心是镍。一位新造车势力投资人告诉AI财经社:“原来大家都以为,只要每年把镍的比例提高,电池能量密度就能年增长10%-15%,到2025年迎来一个爆发点。但镍非常不稳定,超充容易着火,现在电池厂已经退回更低的镍配比,再一点点做上来。”

白起则透露,自广汽自燃的事故后,宁德时代已经不太接新的811电池单子,而老单子为了不毁约还在继续做。“暂时把重心退回523电池,然后慢慢爬回6系,再到8系。”

在2020年9月,市场传闻也称:宁德时代放弃811电池路线。这把宁德时代的股价单天砸下去8.74%,市值蒸发超过400亿元。

对此,宁德时代辟谣称没有放弃811。庞博也告诉AI财经社,三元锂的大方向是对的,不可能放弃。作为竞争对手的汪行则表示,他了解到宁德时代811三元锂电池仍有每年两三千吨的产能,绝非小数目。

但这些自燃事故暴露出来另一个问题。白起透露,他所知道的事故比曝出来的多。据他所知,“某些公司内部一个很普通的市场业务人员,就有100万元的免签字权,哪里有车烧了,少于这个数目都能把嘴封住。”白起强调,“我不是很认同这种解决方式。”

在2016年,曾毓群办公室里“赌性坚强”四个字,变成了“溥博渊泉”,指像苍天一样广大无边,像渊泉一样源远流长。作为一家制造业公司,技术研发一定要超前,但企业做大后,它同样需要更稳妥的产品技术迭代路径,以及技术落地的策略。

硝烟四起

在宁德时代深陷电池事故的舆论危机时,比亚迪也发起猛烈进攻。2020年5月,比亚迪发出三元锂电池针刺测试视频,视频中电池很快起火,暗示这种电池不安全。宁德时代迅速发视频回应,两个巨头你来我往。

比亚迪正加入与宁德时代的竞争中。此前,比亚迪生产的磷酸铁锂电池都供给自家电动车。但2020年3月,比亚迪发布刀片电池,开始向第三方车企供应。其动力电池公司弗迪也寻求拆分上市。王传福称,“弗迪将改变中国汽车工业在全球新能源浪潮中的角色和分工。”

在宣布对外供货后几个月,比亚迪副董事长何龙便宣称:“几乎所有你能想到的电动汽车品牌,都在和我们探讨合作。”据公开消息,福特、长安等多家主要车企都与比亚迪签订合作。

这改变了宁德时代的境遇。

通常车企会在一个部件上有2-3个供应商,而车企相对强势,都是先货后款。而宁德时代有时是独家供应商,车企要谈判商务条款非常困难。“只有宁德时代是先款后货,它是国内唯一能要挟车企的供应商,车企早就不爽了。”庞博说。

一位行业人士告诉AI财经社:他跟一些企业聊天时,会听到对方抱怨“宁德时代有点店大欺客”。在产能紧张时,宁德时代供谁、不供谁,有自己的标准。这让车企有时陷入核心零部件断货的忧虑中。

研发工程师王力行也透露,他们的售后维护确实不像竞争对手那么周到。2020年3月,以某次专家来宁德时代调研被冷落为导火索,曾毓群干脆发了全员信,批评公司内部的不良风气,强调要以礼待人、客户第一。

庞博判断,仅仅是由于车企的顾虑,就有理由扶持另一家动力电池公司。“据我所知,一汽、东风和长安在抱团与比亚迪谈判。”2020年,大众还入股国轩高科,戴姆勒入股孚能,长城汽车也孵化了蜂巢电池。动力电池烽火四起,是宁德时代不得不面对的困局。

对于隐隐到来的危机,宁德时代也有察觉。庞博参加了一场宁德时代高管出席的饭局。他告诉AI财经社:“他们很有危机意识,怕哪一天车企把他们甩了。”

宁德时代变得主动,已经与车企成立时代上汽、时代一汽、时代广汽、时代吉利、东风时代等多家公司,来保障供货。据统计,这些公司规划产能超过80GWh,不亚于再造一个宁德时代。

在2021年1月16日的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上,曾毓群也作出判断:未来5年锂电池将进入TWh时代,迎来需求井喷。但目前产能供给增长较慢。谁能保证交付,将成为核心能力。在2020年5月,宁德时代开始募资197亿元,希望三年内产能翻番。

根据韩国市场调研机构SNE Research的统计,在2020-2021年,增加产能速度最快的仍是宁德时代和LG化学,翻了将近一倍。而比亚迪动力电池的产能基数较小,并且这一年增长仅为20%。

(表中EV即电动车用的动力电池产能,数据来自韩国市场调研机构SNE Research)

从这些扩产布局上看,虽然未来宁德时代未必能保持目前这么大的市场份额,但也不至于失去产能龙头的地位。比亚迪内部一位研发电芯的工程师告诉AI财经社:比亚迪现在的重点还是满足自己车辆的产能。白起也称:像比亚迪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也会让车企有所顾忌。

在一两年内,宁德时代还是扩张国内产能,吃下中国电动车的增长红利。从长远来看,宁德时代的挑战在于“国内防守,国外进攻”。“宁德时代已经攻占了国内每一座车企堡垒。”王力行表示,从长远来看,宁德时代的目标是发展技术,去跟日韩企业在全球抢生意。

但即便如此,宁德时代如果只停留在单纯的电芯和电池包制造业务上,也撑不起这么高市值。”有动力电池投资人说。因为单纯的制造业务,技术优势不明显,在产业链上也不具备主动权,宁德时代需要转型给车企提供整套电池解决方案,包括关键的电池管理系统等,才能让企业更有价值。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汪行、王力行、白起、庞博、李硕均为化名)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宁德 时代 市值

上一篇: 龙岩这处天然氧吧的避世古村,拥有一年四季不可负的美食美景

下一篇: 「英超」赛事前瞻:布莱顿vs南安普敦,实力相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