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力电池下半场,宁德时代的焦虑与困惑


发布时间:2021-04-01 13:18 作者:阔继

一场有关电池市场的争夺战正在打响。

动力电池下半场,宁德时代的焦虑与困惑

这场没有硝烟的逐鹿冰冷且残酷,谁能攀上金字塔的顶端,摘取那颗“金苹果”,谁就能赢得市场,成为王者。

动力电池下半场,宁德时代的焦虑与困惑

只不过,至今这尊王者宝座没有一家电池厂家可以安稳到底。天时地利人和的美好愿景只会出现在理想世界;而现实中,他们只能不断为自己创造机遇,才能赢得站在下一个风口的优先权。

电池行业的较量

动力电池下半场,宁德时代的焦虑与困惑

5月初,韩国SNE Research报告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韩国LG化学装机量已超越日本松下和中国宁德时代,成为全球最大的锂电池企业。

报告指出,一季度以来,LG化学装机量5.5GWh,比去年同期上涨120%。LG化学的全球市场份额也从去年一季度的10.7%,上涨到今年一季度的27.1%。

LG化学在第一季度业绩实现销售额59.6亿美元,营业利润2亿美元,营业利润环比扭亏为盈。

而松下和宁德时代方面,松下以占据市场份额25.7%,位居第二;宁德时代则以17.4%的市场份额位列第三,同比去年的23.4%下滑了6%。

要知道,在2019年第一季度,宁德时代可是以23.4%的市场份额位居全球第一;松下以22.9%市场份额,位居全球第二;比亚迪电池和LG化学的市场份额依次为15.1%、10.7%,位居第三、第四。

真是风水轮流转,去年的王者宁德时代竟被第四名的LG化学成功赶超。

更为打脸的是,2020年第一季度LG化学的市占比竟比去年同期宁德时代第一名时的市占比还要高出3.7%。

可仔细想来,LG化学这样默默赶超的劲头,又似乎在意料之内,毕竟在天时地利人和的大前提下,宁德时代已经输在“天时”。

中国从2月开始进入疫情严防时期,闭不出户成了民众的第一要务,没有了过多的线下消费,2月新能源汽车销量直线下降,12,908辆的销量数据,同比下降75.2%;3月销量继续走低,一共售出104.54万辆,同比下降40.4%,也正因如此,导致宁德时代第一季度国内电池装机量只有2800MWh,腰斩一半。

另外,韩国SNE Research还分析认为,LG 化学会突然一跃而起的原因主要得益于特斯拉Model 3、大众电动汽车、雷诺Zoe EV以及奥迪E-tron等纯电车型在全球市场的销量上涨。

以特斯拉为例,目前特斯拉上海工厂电池供应商为LG化学,国产Model 3采用的是LG化学的NCM(镍钴锰)811圆柱三元锂电池。

作为在2月中旬便急于复工的上海特斯拉工厂,国产Model 3在2月销量达到3,900辆,3月更是夸张地挺进了万辆大关,迎来10,160辆的增量。国产Model 3的大卖也随势带动了LG化学的出货量。

借助特斯拉热销的东风,LG化学也随之水涨船高,虽身披“特斯拉电池供应商”的标签,但LG化学又怎么可能会单纯的因为纯电车型销量好而赶超宁德时代一大截。

特斯拉最多只是LG化学成功之路上的助力军罢了。

或许有计划的布局,稳定的输出,才是LG化学慢慢攀上金字塔顶端的真正手段。

5月初,LG化学与通用一同召开新闻发布会并提出,计划于2022年开始规模化量产新一代NCMA(镍、钴、锰、铝)电池,并通过建立工厂,将锂电池的价格降至每千瓦100美元以下。

其实,早在2019年12月,LG化学与通用就宣布,计划到2023年为止的4年内,向Ultium cell(新型电池)投资共计2.7万亿韩元(约为21.73亿美元)。

5月20日更是有外媒报道称,通用汽车表示,“公司在开发一种使用寿命达100万英里(大约160万公里)的电动汽车电池方面已接近成功。”如若没有猜错,这款就要接近成功的电池应该就是早前一直宣传的Ultium cell。

无疑,与通用汽车的合作,加速了LG化学在电池品牌层面的突破,而除中国市场外,LG化学几乎“垄断”了全球新能源市场上口碑销量前茅的纯电车型,或许这也是其装机量的提升带去明确的增值的原因之一。

然而电池行业分析师认为,“LG化学之所以在第一季度能取得超出市场预期的良好业绩,主要原因来自石油化工主要产品盈利能力的改善,以及电池业务成本的节约带来亏损幅度的缩小,尖端材料业务结构和成本效率的优化。”

然而反观宁德时代,无论从市场或产品角度,最近的它都有一些局限性。

严重依赖中国市场

在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宁德时代的电池几乎成为了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组成,甚至坊间流传“纯电车型没有搭载宁德时代电池都是不完整”的说法。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的糖衣炮弹,当疫情来临时,国内新能源市场步入为期2个多月的惨淡期,过分依赖于国内市场大环境的宁德时代也一同迎来了“休假”。

它不得不偃旗息鼓,同居家隔离的民众一起被圈在了自己设下的王国之中。新能源汽车销量的下滑,装机量大幅下降,直接导致宁德时代第一季度动力电池销售收入断崖。

在宁德时代的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报告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为90.3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99.82亿元,降幅为9.53%;

和车企具有极强连带关系的宁德时代在面对自家上下起伏的装机量数据时,其实潜在的危险已经出现了。

本以为可以和LG化学、三星、松下比肩全球电池行业的宁德时代万万没有想到,中国市场的失利会给自己带来如此巨大的波动。

在国内市场,宁德时代的主要客户群体为,北汽、上汽、江淮、奇瑞等自主品牌,而这些品牌在销量方式上多大数会选取大订单形式的采购(共享出型服务)。

这样的销售形式虽可以短暂让自己出现在销量榜单上,但并不是长久之计。比如,遇到当下疫情,这类一直“钟情”大订单模式生存的车企们便没有了市场,宁德时代也没了生意。

2019年全年,宁德时代装机量占中国整体动力电池市场的51%。但在这半壁江山中,看不到稳固,反之一盘散沙。

从全球第一跌至第三,虽然只是简单的装机量数据排名,却揭开了宁德时代当下最为困惑的一面。

如何让自己更加强大,方能应变随时出现的危难,这是被视为可以比肩全球电池供应商的宁德时代,必须悟出的问题。当下的它必须学会居安思危,也必须学会未雨绸缪。

毕竟除了LG化学这位劲敌之外,比亚迪这位老大哥一直虎视眈眈,不肯多让半步。

谁家技术说了算

在5月中旬宁德时代2019年度业绩说明会上,宁德时代顺势就3月29日比亚迪推出的刀片电池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只是没想到,刀片电池竟会成为宁德时代和比亚迪正面较量的真正开始。

“刀片电池是我们2016年量产的CTP结构创新概念中的一种。”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如是说,并其称“比亚迪刀片电池的针刺实验是‘滥用测试’”。

同时,他还强调,“电池的安全和电池的滥用测试是两回事,有些人把滥用测试的通过等同于电池的安全。”

这一席话传进比亚迪的耳朵里,比亚迪汽车销售公司副总经理李云飞坐不住了,立马开怼,在其微博中发文到,“不服?那也来扎一下吧。”

如同两个血气方刚的少年般,这两家”国之重器”谁也不服谁。

根据比亚迪的说法,“刀片电池”是一种全新的动力电池技术,其拥有其他动力电池难以比拟的安全性和长续航能力。

但宁德时代显然并不买单比亚迪的刀片电池,且还含蓄的指出比亚迪有“窃取”自家CTP结构创新概念电池的意思,不过就此比亚迪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但《锂智》认为,以其有精力玩这样毫无意义的嘴上功夫,还不如想想如何一同在电池行业的竞赛中取得双赢。这一来一回的博弈,窝里斗的戏码对于电池行业而言,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推动,大家又何必伤了和气。

其实熟悉比亚迪汽车的朋友们都知道,比亚迪以电池起家,是目前国内车企中为数不多的可以实现电池自产自销的厂商,由于比亚迪电池几乎不外销,这样的做法既保护了自家电池核心资源,也确保了市场价格优势。所以,比亚迪电池的装机量尤为珍贵,和汽车销量成正比。

而如今的刀片电池,又是比亚迪自研电池路上最为关键的部分,既为了比亚迪旗下EV车型的品质,也为了巩固家业基础的地位,对于比亚迪而言,刀片电池是背水一战,能不能和宁德时代在品质上做真正的较量也全靠这块电池了。

宁德时代方面,它也将成为特斯拉在中国地区的动力电池供应商之一,供货将从2020年7月开始。虽然有网友指出,特斯拉为了降低成本,选择宁德时代作为电池供应商是情理之中,但品质是否稳定,是否高效,也全看宁德时代自己的发挥了。

虽说一山不能容二虎,但中国电池行业的这座金字塔似乎还没到可以真正比肩全球的水平,当下的争辩和博弈,或许看作前进路上的调剂品更为轻松些。

在很久之前,曾毓群写下这样的一封内部信,“当台风来时,猪都会飞。但台风走了呢,猪的下场如何?现在看,风不会停,但风向却在时刻转变。”

因势利导和审时度势,永远适合这个多变的市场,其实风向哪里吹不重要,但巧借东风却很关键,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会将中国电池行业带去哪里,宁德时代又将如何借势而上,目前不想知道结局,因为过程更精彩。

电池 市场 王者

上一篇: 头 条丨千年古城焕发新魅力-福建长汀推进名城保护和利用工作纪

下一篇: 林荣忠、张桂森带队检查第十六届南安水暖泵阀交易会筹备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