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加持市值两日狂涨400亿 宁德时代小确幸的危与机


发布时间:2021-05-03 17:21 作者:可尧

立春之日,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特斯拉加持市值两日狂涨400亿 宁德时代小确幸的危与机

受隔夜特斯拉美股大涨影响,2月4日早盘收盘,宁德时代就强势涨停并保持至当天收盘。此外,宁德时代还创出其自上市以来股价新高——148.9元;总市值为3288.31亿元,较1月23日总市值(2883.51亿元)大增405亿元。

早在2月3日盘前,宁德时代公告与特斯拉开展业务合作。一纸公告引发了投资者热情,宁德时代在昨日一片跌停的汽车板块中一枝独秀。

特斯拉加持市值两日狂涨400亿 宁德时代小确幸的危与机

实际上,宁德时代已经连续上涨了3个月,与2019年11月初相比,其股价已翻近一倍。

特斯拉加持市值两日狂涨400亿 宁德时代小确幸的危与机

2月3日,证券评论员郭施亮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宁德时代股价表现强势,主要原因是其将向特斯拉供应锂离子动力电池产品,具备特斯拉概念。近期特斯拉美股显著上涨,对A股特斯拉概念股构成积极的撬动影响。”

对于与特斯拉合作等相关问题,2月3日时代周报记者采访宁德时代公关部,其称具体合作内容请以公告为准。

不仅与特斯拉牵手,宁德时代在技术升级、产品配套、产能扩张等方面也驶入了快车道加速前进。

不过,2020年,日韩电池企业卷土重来,车企加深与电池厂合作并积极寻找“备胎”,锂电市场格局的重构已在眼前。宁德时代还能一家独大多久,也成为一个悬念。

大涨全靠公告发得巧?

有市场人士和时代周报记者反映,宁德时代昨日股价走得好,全靠公告发得巧。

早在北京时间1月30日,特斯拉(TSLA.US)在发布2019年第四季度财报时的电话会议上提到,计划与宁德时代合作,后者将成为特斯拉第三家动力电池供应商。2月3日盘前,宁德时代发布了此事的公告,并在开头特别提示,“该合作对未来经营业绩具有不确定性。”

时代周报记者翻阅《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下称为“办法”)发现,有关各方就该重大事件签署意向书或者协议时,上市公司应当及时履行重大事件的信息披露义务。而这里的及时,指自起算日起或者触及披露时点的两个交易日内。

宁德时代与特斯拉的合作事项可算是上述情况,更何况,该合作消息已经在多个媒体上报道。也因此,这份公告,对宁德时代来说更为紧迫。

对此,宁德时代公关部人士没有具体回应,并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该信息是早前马斯克在财报会议上率先公布的。

另外,一位华南地区某上市公司信披人员对时代周报记者解释称,1月30日不是A股交易日,今日才是开市后第一个交易日。“如果按一般情况来说,宁德时代在2月3日发布公告,是合法合规的,而且就算公司想在开市日前发布公告,选择公告披露日期时也只能选2月3日,除非公司和其监管员进行沟通。”

实际上,2月3日晚间,宁德时代也发布风险提示称,特斯拉没有责任和义务必须购买公司产品,未对产品采购量进行保证,后续特斯拉将通过订单方式提出采购需求。因此协议对公司未来经营业绩的影响具有不确定性。

三个月的幸福时光

把时间拉长来看,对于宁德时代的股东来说,过去三个月可谓是“幸福时光”。

从K线图来看,2019年11月6日,宁德时代向上跳空,为三个月的大涨拉开了序幕。截止2月3日,与去年11月5日收盘价相比,宁德时代股价涨幅高达84.21%,逆势大幅跑赢市场(沪指同期跌8.19%),表现非常亮眼。

宁德时代的股东也堪称“幸运”。

根据choice数据显示,截止去年3季度末,宁德时代股东总户数达到94339户,较去年二季度新增了13826户。而宁德时代股价在2019年6月11日创出了2019年以来的新低63.88元。如果股东在这个节点买进去至昨日收盘,每股最多可浮盈79.6元。

前十大股东方面,宁德时代IPO限售股在2019年6月11日解禁。

根据choice显示,去年二季度,西藏鸿商资本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为“西藏鸿商资本”)卖出3201431股股份,这也是目前唯一减持但仍在前十大股东名单中的股东。在三季度,该股东未进一步减持。

以宁德时代2019年二季度平均收盘价(74.44元)来计算,至2月3日收盘,西藏鸿商资本浮盈减少了1.95亿元。

此外,先进制造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下称为“先进基金”)及西藏旭赢百年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为“西藏旭赢百年”)在宁德时代2019年半年报时还是前十大股东,但在同年三季报时,身影已经消失。

在宁德时代2019年三季度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上,时代周报记者发现,先进基金减持了10969424股,如果以宁德时代2019年三季度股价均价(73.56元)来计算,至2月3日收盘,其浮盈减少了6.78亿元。

西藏旭赢百年未再出现在同期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如果该股东已经完全退出,至2月3日收盘则其浮盈也将减少23.91亿元。

由于上述两个机构减持,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博瑞荣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为“博瑞荣通”)及宁波梅山保税港区润泰宏裕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为“润泰宏裕”)跻身进入宁德时代前十大股东行列。

但实际上,在三季度,博瑞荣通、润泰宏裕及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博瑞荣合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为“博瑞荣合”)呈减持状态,共计减持6569672股。按照上述73.56元的均价来计算,至2月3日收盘,这些机构浮盈减少了4.06亿元。

根据天眼查显示,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千雪投资分别持有0.11%的博瑞荣通、博瑞荣合的股权,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倍道投资拥有润泰宏裕0.1%的股权。而千雪投资、倍道投资属于宁德时代员工持股计划。

三方“夹击” 宁德时代或临危机

受与特斯拉合作消息的影响,宁德时代自从A股开市后,一直表现强劲。

2月3日,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新能源汽车分会副秘书长曾丕权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特斯拉与松下合作不愉快已是圈内心照不宣的事情,尤其是电池起火事件;而无论从技术实力还是战略选择,宁德时代都是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最佳合作伙伴。”

郭施亮预测,“短期来看,宁德时代股价仍处于强势状态。市场环境是影响股价表现的原因之一,但投资者更需要看特斯拉美股的价格表现。近期,特斯拉美股强势不止,宁德时代等概念股有望延续强势,市场仍存想象空间。”

不过危险与机遇从来都是如影随形。

就在宁德时代配套特斯拉尘埃落定前几日,动力电池行业传出了另一件重磅消息,大众汽车将收购中国电池制造商国轩高科20%的股份。尽管国轩高科方面予以否认,但也表示正在与大众汽车就此事展开探讨。

一边是除比亚迪、宁德时代外,国内众多2、3线电池企业的领军者;一边是欧美锂电产业全军覆没后,最想掌控电池生产的代表车企,双方的合作无疑是行业里程碑式的重大事件。

这意味着在国际一流车企的控股下,国内电池企业很可能提升至具备与宁德时代抗衡能力的层次,从而重构电池产业。

更早些时候,2019年12月,长城与宝马的合资车企光束汽车获得了生产资质,将引入宝马mini品牌的最新电动产品,其动力电池将优先采用长城汽车旗下的电池企业蜂巢动力。

这也意味着车企打造的动力电池企业已获得国际认可,将成为搅动电池产业风云的“X”因素。

此外,日韩电池企业卷土重来已是行业老生常谈的话题。尤其是韩系三强——三星SDI、LG化学和SKI均在2019年明显加大动力电池领域的投入,纷纷斥巨资大幅扩充产能,且在2020年开始集中释放,并到2025年左右达到数百GWH的规模。将来,这对中国动力电池产业以及宁德时代的市场地位必将带来一定的影响。

综合来看,2020年,日韩电池企业卷土重来,加速在华生产线落地;车企加深与电池厂合作并积极寻找“备胎”;同时,部分车企开始尝试自建电池产线,锂电市场格局的重构已在眼前。宁德时代还能一家独大多久?

一旦宁德时代业绩与期望形成明显落差,2020年开春的“幸运”投资者或又将沦为不幸。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宁德 时代 特斯拉

上一篇: 全国妇联向广大妇女发出倡议: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

下一篇: 晋江老旧厂房“起死回生”盘活资源转型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