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牵手宁德时代:电池市场的“一出好戏”


发布时间:2021-05-03 14:42 作者:日麒

春节开市第一天,宁德时代逆市飘红。

2月3日,在多股跌停的局势下,宁德时代盘中一度触及涨停,股价创出历史新高,截至收盘报135.36元,全天上涨3.67%,公司总市值达到2989亿元,距离3000亿元关口仅差一步之遥。

今日,宁德时代依旧飘红,开盘报158.17元。

股价的一路上涨得益于一份公告。2月3日早间,宁德时代发布公告称,公司拟与特斯拉以及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合称“特斯拉”)签订一份协议。双方约定,宁德时代将向特斯拉供应锂离子动力电池产品,供货期限为2020年7月1日至2022年6月30日。

此前,特斯拉就曾在Q4财报会议上宣布,宁德时代将成为其新的合作伙伴,而具体的合作细节将在4月的“电池日”中进一步透露。

特斯拉牵手宁德时代:电池市场的“一出好戏”

值得注意的是,宁德时代在公告中强调,该协议未对特斯拉的采购量进行强制约束。因此,该项合作对宁德时代未来经营业绩的影响需视后续特斯拉的具体订单情况而定,具有不确定性。

特斯拉牵手宁德时代:电池市场的“一出好戏”

“新欢”宁德时代:顺势而为

特斯拉牵手宁德时代:电池市场的“一出好戏”

特斯拉最终还是选择了宁德时代。

自从特斯拉宣布在上海设立工厂以来,市场一直猜测,国内最大的动力电池生产企业宁德时代极有可能与特斯拉牵手。

事实上,早在去年3月,彭博社就有消息称,特斯拉正与宁德时代接触,希望向其采购电池,为特斯拉上海工厂组装的Model 3汽车提供动力。随后,宁德时代发布澄清公告称,尚未与特斯拉达成合作意向,未签署任何商业协议。

事实证明,无风不起浪。此番官宣之前,坊间早已迹象十足。

去年12月底,首批15辆国产特斯拉Model 3电动汽车正式交付时,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制造总监宋钢曾透露,特斯拉上海工厂的零部件本地化率为30%左右,计划到2020年7月提升至70%-80%,年底达到100%国产化。

这就意味着国产Model 3必须在后续生产中使用本土供应商提供的动力电池。

而且,采用本土的电池供应商,将有望缩减电池成本,这也是特斯拉掌门人马斯克极为看重的一点。

“新能源汽车最大的成本在于电池、电机、电控‘三电’系统,而动力电池成本又是重中之重。” 有业内人士指出,降低动力电池成本,并推出品质更高的产品,对于特斯拉国产进程而言很重要。

不过,扉旅汽车发现,与市场上大部分新能源车企均采用方型电池不同,特斯拉几乎所有车型都采用圆柱型电池,而宁德时代主打的CTP电池包,则是采用三元正极材料的方形电池。

此次合作,是宁德时代进入圆柱型电池领域?还是特斯拉对整车设计进行大幅度调整?合作之后会不会影响旗下产品的续航以及快充能力?这些问题只有等到后续相关合作内容的披露来揭晓了。

然而,可以期待的是,随着与宁德时代合作的开启,特斯拉的产品仍将有降价空间。

据安信证券预测,美国工厂标准版Model 3的单车成本在23万元左右,随着国产化率的提升,预计中国制造Model 3的成本可降低10%-15%。

“旧人”松下:独宠不再

一直以来,日本松下是特斯拉的电池唯一供应商。

据扉旅汽车梳理,2009年7月,特斯拉与松下初步接触,签下了供应协议,由此拉开合作序幕。

随后几年,特斯拉不断上升的销量,提振了松下重注的决心。2014年7月,特斯拉和松下宣布将在内华达州合资建设“超级工厂”—— Gigafactory1,松下在这家工厂为model3供应电池。

不过,随着2018年Model3交付速度陡然加快,双方的矛盾开始升级。

马斯克曾表示,因为松下产能原因,导致Model 3车型生产受到影响。

而在松下看来,特斯拉提高Model3的产量会导致松下的运营成本大幅度攀升,会造成连续两个季度的亏损,而且特斯拉预售期的表现不能有所保障,所以松下不愿意冒险去增加电池的产能。

“公司低估了与特斯拉的合作风险,目前难以从现有电池业务中赚取利润。” 松下CEO津贺一宏指出。

2019年1月,松下与丰田汽车签署合约,寻找新市场机遇;4月,松下停止扩张Gigafactory1电池工厂计划,同时也暂停对特斯拉上海工厂投资。

此外,据一位松下内部的知情人士透露,津贺一宏经常会接到马斯克的电话或邮件,要求他们降低电池价格。但后者反而提高了售价。双方关系因此变得僵持。

2019年下半年,特斯拉不再对松下情有独钟,正式“出轨”LG化学。

与此同时,特斯拉还收购了电池公司Maxwell,建立了神秘的电池技术实验室,自那以后,松下与特斯拉的关系渐行渐远。

特斯拉与松下的“松绑”,只是时代大潮下的一个缩影。

如今,越来越多的汽车制造商已经意识到,不要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重要性,单一的电池供应渠道不仅容易在供应方面受制于人,对规划中的汽车产能造成负面影响,也极有可能囿于成本劣势。

“对手”比亚迪:腹背受敌

松下“受伤”,比亚迪也不好过。

毕竟它的老对手们,特斯拉与宁德时代“联手”了。

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特斯拉与比亚迪一直是竞争对手。

从销量看,比亚迪自2015年起一直占据着全球新能源市场销量冠军。直至2019年,受国内补贴价格下滑影响,比亚迪销量下滑,同时特斯拉通过一系列动作进军中国,反超比亚迪拿下全球电动车销量冠军。

而宁德时代和比亚迪的竞争则聚焦在动力电池领域。

据扉旅汽车查阅资料数据显示,12月的装车量中,宁德时代以5.09GWh的成绩占据榜首,并在前十家企业的总装机量中占比近六成;远超以1.15GWh排名第二的比亚迪。

相继被特斯拉抢走全球新能源车销冠以及被宁德时代夺走国内动力电池销冠的比亚迪,可谓腹背受敌。

一直以来,比亚迪的电池业务都是面向自家生产的新能源汽车,比起牵手宝马、大众、本田及几家中国主要汽车公司的宁德时代,出货量和装车量都大幅落后。

如今,面对特斯拉与宁德时代的联手,假如不能迅速降低动力电池成本,比亚迪或将失守中国新能源车销冠。

此前,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透露,比亚迪近期开发的“刀片电池”将首次量产,这是新一代磷酸铁锂电池。

比亚迪相关人士表示:“新型电池体积比能量密度能提升50%左右,成本估计能下降20%-30%。”

为提升竞争力,比亚迪不断在提高电池能量密度和降低电池成本等方面努力。

“比亚迪当务之急是拆分电池业务。”有业内人士指出,毕竟外供给其他车企,比亚迪的电池产量才可能保持增长并降低成本。

其实,手握“王牌”的宁德时代,未来之路也并非一帆风顺。

随着大补贴时代结束,新能源汽车销量下滑严重,国内电池厂商的成本飞速上涨,高毛利率难以为继。

另外,2019年6月,工信部废止了动力电池“白名单”,一定程度上刺激日韩电池厂商入局中国市场。同时,越来越多的车企为了避免在电池供应方面受制于人,不再采用单一电池供应商的模式,转而分散采购,甚至考虑自研自产电池,市场竞争将越发激烈。

如此境况之下,好戏,似乎刚刚开始。

宁德 时代 特斯拉

上一篇: 英超:布赖顿vs南安普敦 最后鹿死谁手?

下一篇: 都能像宁德女教师那样勇敢“诬告”,色眯眯校长就没有生存土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