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从弱鸟先飞到加速奔跑|壮丽七十年 奋斗新时代——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特刊


发布时间:2021-03-27 16:01 作者:日麒

盛夏的福安湾坞半岛满目葱茏,外人很难将其与全球单体最大的不锈钢生产及深加工基地联想到一起。刚刚成为福建省首家规模超千亿民企的青拓集团就坐落于此。集团副总裁邢平贵乐于纠正人们对钢铁企业的“刻板印象”:“只要改进工艺、加大环保投入,钢铁基地也可以没污染、很洁净。”他透露,通过打造不锈钢新材料、新能源产品,青拓第二个“千亿产值”已经呼之欲出。

宁德:从弱鸟先飞到加速奔跑|壮丽七十年 奋斗新时代——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特刊

湾坞半岛所在的宁德地处福建省东北部,俗称闽东。改革开放潮起之时,这里曾因贫困落后一度被称作中国东南沿海的“黄金断裂带”。

宁德:从弱鸟先飞到加速奔跑|壮丽七十年 奋斗新时代——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特刊

自上世纪80年代末起,秉承“滴水穿石”和“弱鸟先飞”的理念与精神,凭借着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和新兴产业的投产达效,福建宁德,昔日的“闽东老九”如今已经形成了不锈钢新材料、锂电新能源、电机电器、食品加工、合成革制造5个产值超百亿产业群。

宁德:从弱鸟先飞到加速奔跑|壮丽七十年 奋斗新时代——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特刊

转变观念,重振信心。2018年,宁德迎来了高质量发展的关键一年,全市一般公共预算总收入首次跨越200亿元大关,较上一年增长了11.7%,较1978年增长了421.14倍。

老电机装上新动力

这几年,惠丰电机有限公司总经理杨良弟几乎成了“空中飞人”,除了定期赴公司位于意大利的研发中心考察,往返美国、法国、德国等地洽谈生意也成为了生活常态。上个月,从美国回到宁德的杨良弟带回了一个好消息:美方客户爽快答应了惠丰的涨价协议,并且要求继续扩大订单量。

尽管行业竞争日益加剧,以电动机及水泵为主要产品的惠丰近年来始终保持着稳健的发展——2018年和2019的产值分别比前一年提升了20%和10%,今年预计能够达到2亿元。

宁德是闽东电机产业的发祥地,该市首个百亿产业集群就诞生在这个行业。在杨良弟看来,“把电机电器比成宁德的‘民生产业’都不为过。”目前,宁德的电机电器整机及配套企业有1000多家,从业人员近20万人,中小型电机产量及出口量约占全国同类产品的三分之一。

“电机的主要原理上个世纪就已经定型,但新时期对电机产业提出了新的要求。”对于变革,工程师叶宗贤感触最深。叶宗贤所在三禾电器隶属福建闽东电机有限公司,后者的前身就是1958年创建的闽东电机厂——电机电器产业在宁德的起源地。

“经过60年的发展,靠快速模仿和较低廉的价格抢占海外中低端市场的做法已经不适用于现阶段的发展,电机产业不能安于现状,必须要与时俱进。”叶宗贤拿三禾公司最近开展的项目举例,“这两年我们合作的厦门金龙公司和龙岩新龙马公司分别是生产电动公交车和新能源汽车的,他们需求的新型电机所用材料和传统电机不一样,制作工艺也不尽相同,为此我们引进自动化设备,进行了新的技术改造,通过软件编程技术对电机实施控制,还有效改进了机器质量和运转效率。为此,三禾近两年的研发经费投入已从几年前的每年300多万元增加到700多万元,几乎翻了一倍。”

能够让杨良弟如此信心满满,政府的“撑腰”不可或缺。这些年,宁德政府对于产业创新发展的引导和扶持令他颇有获得感。“就拿财政局的企业科来说,我们都是那里的‘常客’了,科技小巨人领军企业研发费用加计扣除奖励、企业研发经费分段补助……只要有对企业研发利好的政策,我们都享受到了。此外,政府的服务精神同样打动我们,比如这两年为了宣传减税降费政策,财政局或是上门,或是一家一家的打电话给我们宣讲政策。”

今年4月,杨良弟连续第15年赴德国参加了汉诺威工业博览会,与之同行的还有多位电机企业的负责人。这些年,宁德政府鼓励本地企业家“多出去看看”,组织成行了包括汉诺威工业博览会、布鲁塞尔国际水产品及水产技术展览会、北非国际食品展等在内的多个国际展会。随着自身企业产品、技术、管理的不断创新,宁德企业家们觉得在国际市场上“腰杆更硬了”,“我们的产品完全可以和欧美国家的一线品牌进行PK。”杨良弟信心满满。

鼓励快跑也帮扶后进,政府希望更多的企业不掉队。在宁德,至今仍有部分传统企业还延续着“吃资源、保传统、老工艺”的生存方式,为此,市财政每年统筹下达1亿元以上省、市工业发展专项资金,强化产业发展分析研判和财政资金“一业一策”针对性扶持,大力引导传统产业通过创新研发加快转型升级,推动产业提质增效。

“坦洋工夫茶”里的经营功夫

走进一户宁德人家,三五好友,一杯清茶,谈天说地,是最高的礼遇。宁德人爱茶,也素有种茶、制茶、卖茶的技艺和传统,至今,茶产业仍是当地农业支柱产业和重要民生产业之一。

经过多年的发展,宁德已经成为中国生产茶类最多的地市,2018年全市茶叶总产量9.98万吨,产值35.47亿元,产量产值均比上年增长5%以上。

在宁德,“因茶而兴”的地方不少,白云山下的福安市社口镇坦洋村就是其中的典型。

提起“坦洋工夫茶”,坦洋人的骄傲溢于言表。早在1851年,坦洋工夫茶就因为质量上乘,远销西欧,此后名声不胫而走,有“英商购买华茶,以坦洋出产为最”的记载,1915年,更与贵州茅台酒同获巴拿马万国博览会金奖的殊荣。

既迎来过鼎盛时期,也经历过发展的“寒冬”。到了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受“以粮为纲”观念的影响,坦洋村茶园荒芜,坦洋人也走向了贫困。

直到1982年,坦洋村党支部重新意识到“种茶如种金”,茶兴,坦洋才能兴。福安市海洋渔业局局长刘智勇还记得,为了重振坦洋工夫茶,时任坦洋村村支书的父亲刘少如时常在大会小会上鼓励村民:“有了好政策,为何不干一下?”并郑重承诺“谁种谁有,收入归己”。

1984年,坦洋村成立了“坦洋工夫茶叶公司”,几年后,坦洋村村集体收入达到了30多万元。“上世纪九十年代,整个福安的客商基本都在社口。”福安市财政局副局长王怡东回忆,1992年自己刚刚到社口镇担任财政所所长,为了更好地掌握茶叶的销售情况,财政所形成了个工作习惯,每到坦洋工夫茶大量上市的季节,员工们早上考察市场了解茶青数量、傍晚跑加工厂看加工情况、晚上到茶庄了解茶商当天收购情况。

“现在村里还是家家种茶,整个社口镇有茶叶上下游企业近百家,坦洋村占了大多数。”社口镇镇长陈惠明介绍,发展至今,坦洋村共有5000亩茶园,年产茶叶400多吨,茶农年人均收入2万余元。

坦洋村下街33号是同泰钰茶厂的厂房所在地,也是老板胡善敬的祖宅。他拿起一袋包装印有“同泰钰”字样的茶叶向记者介绍说,“同泰钰”由其太爷爷创立,是名副其实的“老字号”,前两年刚刚重新挂牌营业。“以前我在社口经营其它茶厂的时候都是销售毛茶或者粗加工茶,现在可以通过精加工提高茶叶的附加值,再加上品牌的价值会更有竞争力。”

经过前期积累和近两年的妥善经营,“同泰钰”生产规模逐步增大,也越来越受到了市场的认可,每年产量基本稳定在4万斤左右,产值可达到1000多万元。

像“同泰钰”这样有潜力的茶企,只要有“向上”的意愿,一定会得到政府最有力的支持。“经过验收后,我的30亩无公害基地一亩得到了7万块补助,粗制厂清洁化改造今年又得到10万元的奖补,种植基地用于杀虫的杀虫灯和粘纸也有补贴……”胡善敬计算着这两年各级政府对“同泰钰”的扶植和帮助,感到心里很踏实。

“我们只做‘早春茶’,也就是清明节之前采摘、制作而成的春茶,是一年中茶叶品质最好的时候。”新世基坦洋(福建)茶业集团有限公司技术总监徐其佺透露,为了保证优质的茶叶质量,2014年,新世基投入几百万元建成了两条全自动全封闭智能清洁化流水线,“新的粗制生产线能一次性处理1吨的青叶,实现了‘毛茶进去,产品出来’。以前需要50个工人的工作,现在五六个工人操作都轻轻松松。”

一幅最新的茶产业发展蓝图已经在坦洋村初见端倪。在坦洋村一条1公里左右的主干道上,工人们正忙着缆线下地、修造路灯等前期基础设施建设工作。明年,一座茶叶博物馆将要建设完成,道路两侧将重新入驻多家茶叶店面,为之配套的餐饮、民俗等配套设施也要陆续开始动工。

“富在农上”成现实

小村富了大村才能兴,大村兴了农民才能富。而兴村必须因地制宜。1988年,时任宁德地委书记的习近平来福安调研时指出,闽东这只“弱鸟”要丰满羽翼,要在农业上下功夫,“小农经济是富不起来的,我们要的是抓大农业。”他提出,必须要推广“一村一品一特色”和“抓大农业发展”。

这几年,福安市赛岐镇象环村出了个“葡萄妹妹”——陈莉瑾,2012年从泉州经贸学校电子商务专业毕业返乡后,陈莉瑾因在微博、微信等互联网平台卖“象环巨峰葡萄”一炮而红,人送爱称“葡萄妹妹”。

“像‘葡萄妹妹’这样的90后创业者在全村、全镇还多得是呢!”赛岐镇副镇长刘国微告诉记者,目前赛岐镇从事葡萄电商的企业达30多家,从事社交电商和微商的创业者约1000多人,多数都是近些年返乡创业的年轻人。

就赛岐镇而言,农民增收靠的就是“葡萄”这张甜美名片。

1984年冬,象环村村民陈玉章和其他几个村民率先引进巨峰品种,试种了6亩,收效良好。从此,赛岐镇改变了单一水稻种植的农业发展模式,成为闽东地区巨峰葡萄生产的发源地。

30多年后的今天,随着避雨栽培全域化、培育模式精细化、追溯体系全程化、智能水肥一体化等技术的提升和普及,赛岐镇全年葡萄产量已经达到了1.5万吨,亩均收入可达1.5万—2万元,果农人均收入也从30多年前的800元跃升为现在的2万元。

在赛岐镇葡萄产业从无到有、从劣到优的发展进程中,采用钢架避雨设施栽培是一个促使产业飞跃式发展的转折点。为此,从2002年开始,仅针对赛岐镇葡萄种植大棚建设这一项,种植户就可以享受到省、市、县三级财政每亩1500元的补助,到2018年,这一补助金额已经增至7000元。

如今,赛岐镇已经基本实现了葡萄钢架大棚全覆盖,极大程度降低了葡萄受台风暴雨毁损率和病虫害发生率,同时大大减轻了农药污染、提高了坐果率。

8月初正是葡萄丰收的季节。望着自家大棚长势喜人的葡萄,象环村村民林丽英和老伴“怎么看也看不够”。从1996年种葡萄至今,老两口觉得劳动量没增加多少收入却增加不少,“我这4亩地每年能卖个十来万元钱,以前没有建大棚的时候满打满算也就两万多元。”林丽英难掩喜色。

“象环村有葡萄,我们虎头村有水蜜桃。”进入水蜜桃的采摘季,福安市穆阳镇虎头村村支部书记吴树灿和村里的桃农一天中很难有得闲的时候.“销量我们不担心,基本上一上市就供不应求。”吴树灿很有自信。

目前,虎头村水蜜桃种植面积有1600多亩,年产量近1200吨,年产值2400多万元,去年,桃农人均纯收入达2万多元,一户收入十来万不成问题。

虎头村水蜜桃不但种植规模大,果品质量也为人称道。早些年,村民在种植时只注重数量不关心质量,每棵植株产量大,但是个头小、甜度低,单价基本都低于2元。这几年,虎头村每年都会邀请农业专家对桃农进行两到三次的技术培训,通过矮化、修剪、疏果等工序,水蜜桃品质有了很大的提升,单价基本提高到10元以上,农民收入也随之有了飞跃式的增长。

水蜜桃种植为农民带来的收入毕竟有限,近年来,依托“穆阳水蜜桃”的品牌效应和当地畲族文化的吸引力,虎头村开始尝试将产业支柱从传统种植业向集现代农业、民俗文化、观光休闲于一体的田园综合体转型。

“今年3月份我们举办了第九届‘畲乡桃花节’,游客们来赏桃花,体验畲族文化,不但推广了我们的穆阳水蜜桃,还带动了餐饮、住宿等产业的发展,村民们的收入构成更丰富了。”吴树灿说,如今,虎头村每年的游客量大概在4万人次左右,他相信,随着全村基础设施进一步完善,虎头村很快就会成为全国游客向往的“桃花源”。

象环村的葡萄、虎头村的水蜜桃、苏堤村的线面……有了特色产业,乡村就有了向前发展的“底气”,农民就有了持续增收的路子。近年来,“一村一品一特色”已经成为宁德乡村振兴的关键。全市每年统筹各级财政资金近30亿元精准投入于农村特色产业建设,至今,全市已培育形成了“8+1”特色农业体系,全市农民80%以上收入来自特色农业。

在宁德,“富在农上”已经成为了现实。

不锈钢 基地 青拓

上一篇: 再学习、再调研、再落实②|省妇联党组书记、主席林叶萍深入南平

下一篇: 宁德三都澳斗姆景区,人间四月天堂